《想见你》:残酷青春和悲剧宿命

《想见你》的逻辑其实并不复杂,虽然穿越主题本身就自带很多bug,但在接受了剧中的设定之后觉得脑洞虽大但并不烧脑,整个故事虽然在1998和2019年之间来回穿梭,但主线是线性叙事的,黄雨萱几次穿越的前后顺序是按正常时间走的,并不复杂,我反而还有点遗憾剧末没有拍得更烧脑、或者更暗黑一点。《想见你》的成功,不在于穿越的噱头,而在于它把穿越的噱头融入进了两个最令观众动容的主题中:一是残酷青春,一是悲剧宿命。

先说残酷青春。陈韵如的悲剧不在于她的性格孤僻,而在于她的无法自我认同。她天生孤僻,所以只能扮演乖巧懂事,后来又扮演黄雨萱的乐观活泼,都不是她自己本人。她本来的性格应该是藏在日记本里的那一篇篇小诗上,厌世且锋利的文艺少女。但可悲的是,虽然剧里一直在讲要自我认同的道理,可是有多少女孩看了这部剧会想要做陈韵如,而不是黄雨萱的?无论如何,在现实世界中,就是外向活泼开朗的人更有人缘,在社会上如鱼得水,陈韵如有莫俊杰的帮助是她的幸运,没有则是她的宿命。

除了陈韵如,王诠胜、谢芝齐,莫俊杰,虽然是配角或反角,何尝又不是残酷青春的牺牲品?听说大陆版竟然把表现王诠胜身份的那一段先导片删掉,深以为耻。我觉得删掉了电视剧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再说悲剧宿命。黄雨萱穿到过去,是为了想见王诠胜,然而发现王诠胜是个中二大男孩,根本不认识她;李子维穿到未来,是为了找到黄雨萱,然而黄雨萱根本不认识他,以为是个神经病学弟;王诠胜从飞机上掉下来苦等十六年,见到的黄雨萱却不是之前共度七年甜蜜时光、有共同回忆的黄雨萱,而是下一个轮回中走来的“新的”黄雨萱,而黄雨萱最甜蜜的七年中,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是带着怎样的一种宿命感和她相爱的。这种永远的错过、永远的不对等——在那七年中,王诠胜一定是更爱黄雨萱的;而在1998年,一定是27岁的黄雨萱更爱她死去的恋人的——造就了观众最爱看的悲剧宿命,正如推动石头的西西弗斯和被鹰啄食的普罗米修斯一样,周而复始的痛苦是悲剧的核心。

两个演员都演得好极了,我简直不能想象内地有哪个演员能演出这种效果——微整容的首先就挂掉,陈韵如和黄雨萱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细微了。让我们来算算柯佳嬿一共演出了多少角色:陈韵如、黄雨萱、假扮黄雨萱的陈韵如,带着黄雨萱记忆的改变了的陈韵如。除了人格改变之外,还有时间的改变:少女黄雨萱、御姐黄雨萱、顶着陈韵如身体的黄雨萱。我猜那些整容演员可能连人物关系都搞不懂。李子维要简单一些,但也同样是各种人格和时空的跳跃。真正的演员一定非常爱这些角色——太有挑战,也太有出彩的可能了。

剧中的校园也让我想起我的中学。我感觉中国的南方和北方是两个国家,而台湾和中国的南方反而是同一个传承。那个三层教学楼、棕榈树、冰沙店,小黄雨萱在安平的小巷中穿梭,都太像我记忆中的故乡了,当然那时候全中国的中学没有哪个能买得起三角钢琴的。那些被夏末的凉风沙沙吹起的树叶,那些南国的少年,陈韵如和黄雨萱是我们的两面,在人世间活了这么多年之后,我们已经习惯了以一面示人,然而只有自己知道另一面是什么。

此条目发表在电影, 电影评论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